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随手翻汉魏六朝诗,看到曹植的《美女篇》里有一句“容华耀朝日”,注解说“‘容华’句言颜色之美如朝日之光辉照人。这是古人常用的比拟,宋玉《神女赋》云:‘耀乎若朝日初出照屋梁。’”忽然想起了莎翁的What light through yonder window breaks? It is the East, and Juliet is the sun.

说起来把美人比作太阳这种手法的泛滥度简直堪比把美人比作花。用得不好的时候都特别矫情、夸张还俗气,然而还总有人用。不过正因为用的人太多了,偶尔出一两个像托翁这样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才格外使人印象深刻啊。

他凭着袭上心头的狂喜和恐惧知道她在那里。她站在溜冰场那一头在和一个妇人谈话。她的衣服和姿态看上去都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但是列文在人群中找出她来,就好像在荨麻里找到蔷薇一样地容易。由于她,万物生辉。她是照耀周遭一切的微笑。“我真地能够走过冰面到她那里去吗?”他想,她站的地方对于他说好像是不可接近的圣地,有一刹那,他害怕得那么厉害,几乎要走掉了。他只得努力抑制自己,考虑到各式各样的人们都在她身旁经过,而他自己也可以到这里来溜冰的。他走下去,他像避免望太阳一样避免望着她,但是不望着也还是看见她,正如人看见太阳一样。 

 - 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评论(1)

热度(77)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