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摸鱼

神曲的结尾句可能是被胡乱引用率最高的名段没有之一了,各种taken out of context,我觉得我差不多从来就没见过按照本义用的(。嗯,就是天国篇结尾那个著名的“是爱也,动太阳而移群星”。这个结尾非常精彩,绝大多数读者不仅不明白它的妙处还时不时误用真是太可惜了。

借用一下田德望先生的翻译吧:

如同一位几何学家专心致志地测量圆周,为了把圆化为等积正方形,反复思索都找不出他所需要的原理,我对于我所看到的新的形象也是这样:我想要知道那个人像如何同那个圆圈吻合,它如何在那里面有它的位置;但是我自身的翅膀飞不了这样高:忽然我的心被一道闪光照亮,在这道闪光中它的愿望得以满足。至此我的崇高的想象力缺乏能力了;但是我的欲望和我的意志已经在爱的作用启动下好像各部分全受相等的动力转动的轮子似的转动起来,这爱推动着太阳和其他的群星。

怎么说呢,一般人看到写几何学家这句的时候估计也不明白但丁写得有多精妙,用尺规作图三大不可能命题之一的化圆为方问题来比喻以人的头脑无法理解道成肉身的奥秘,无法想象神性与人性如何共存,无法知道要怎样将无限化为有限。像这种点被读者错过我就会觉得还OK,毕竟挺需要背景知识的。但“爱”的意思其实原文就点出来了,这就是个可以依靠前后文呼应搞清楚的问题。天国篇开头第一句就是“万物的原动者的荣光照彻宇宙”,所以推动太阳与群星的“爱”当然也就是荣光照彻宇宙的那位了。

当然这个也有背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里论证过为什么说“爱”是圣灵的名字。不过但丁为了照顾读者不仅很贴心地在前文自己写清楚了,还告诉读者要去看前文了,再被错过真的特别可惜。“好像各部分全受相等的动力转动的轮子似的转动起来”这个比喻几乎就是在明示“我这里有前后文呼应!大家快来看!”。他这个结尾不仅呼应了天国篇的开头,还呼应全诗的开头。在地狱篇开头他写遇到野兽那段的时候说“这时天刚破晓,太阳正同那群星一起升起,这群星在神爱最初推动那些美丽的事物运行时,就曾同它在一起”。此外还呼应了地狱篇和炼狱篇的结尾,全诗三个篇目的结尾最后一个词都是“群星”,可以说从始至终都在仰望那照彻宇宙的荣光了。前后文呼应不是什么稀罕的手法,但复杂的多重嵌套呼应就很少见了,就像是轮转一般不断地回到之前经过的点上,所以说我很理解但丁为什么会忍不住要用轮子这个比喻来提示读者了……

评论

热度(52)

  1. 若言戯作三昧 转载了此文字
    但丁宝宝可爱死了 简直要捧着小心心送到读者面前了!他在地狱篇里情不自禁吼过一次 哦愚蠢的人类啊 你们...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