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看到了一篇分析《图兰朵》剧情的观后感,突然陷入了沉思……让我惊讶的并不是作者谈了什么,而是她没有谈什么。我很喜欢《图兰朵》,喜欢到歌剧院演的时候会去二刷(甚至考虑三刷),但要分析剧情的话,这部剧真可以说是歌剧届头号大毒草。我已经是非常乐于只看艺术上的优点而不去计较三观的人了,虽然好歹也是在学校念过Judith Butler的人,并不是看不出问题,但基本上从来就没吐槽过哪部作品里的性别角色如何如何。可是《图兰朵》集misogyny,gender stereotypes和Orientalism于一身,简直毒到想无视都做不到……不过这还不影响我欣赏它的音乐(与其说是一个omnia vincit amor的故事,不如说是omnia vincit musica了,谁能不在《今夜无人入睡》响起的时候立刻坐直呢?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那篇观后感的作者谈了性别方面的问题(虽然似乎没有意识到问题已经严重到了连普契尼自己都对那个简单粗暴的HE无法信服的程度),但对Orientalism一字不提。去豆瓣搜了一下《图兰朵》,看了一圈影评,发现有些人认为剧情忒智障,有些人很喜欢剧情,但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说这是blatant Orientalism,最多就是吐槽一下这剧的中国元素不咋地道。我在想国人是不是普遍对Orientalism不太敏感,看到欧洲作品里对亚洲荒谬的描写往往也只会觉得作者不是无知就是瞎编,没必要较真。在美国这边是会觉得《图兰朵》的问题很露骨的,刚随手搜到一篇陈士争的访谈,他说歌剧公司没少找他导《图兰朵》和《蝴蝶夫人》,他也没少拒绝,因为“I've always thought they're very offensive stereotypes of Asian women and very stereotyped stories, in spite of some very beautiful music”。但是国内观众就好像还完全没这种认知欸,心情忽然有点复杂()

评论(4)

热度(26)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