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想把今天看的那场Carmen从头黑到脚,结果发现我想说的都已经有毒舌乐评人说过了……即使乐评里还有没说到的,底下的评论也都已经说了(。

不,我还是要再黑几句。

Gubanova今天的Habanera简直烂到我第一次产生了马上回家找随便哪个以前听过的版本洗耳朵的冲动,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找她来唱Carmen,如果往后还有哪家歌剧院这么聋的话建议她也别接了。完全能理解乐评底下的评论里抱怨说来看了四十多年歌剧,这是“easily the worst Carmen I have ever seen”的老乐迷的心情。

当然因为这次排了两组Carmen和Don José,下个星期换主角以后效果可能还有一点救,但要我再买票来看一次七彩斗牛士战队围着牛头人跳舞还是算了吧。红的蓝的绿的站成一排,不知道该请导演放过斗牛士,还是放过比才,或者放过毕加索_(:з」∠)_

上个月来看The Magic Flute的时候已经很想吐槽你们能不能别瞎整些有的没的了,场景设定成“一群中产阶级家庭的小孩子在自家后院排演了一出The Magic Flute”是要挑战观众的suspension of disbelief能力吗?强行儿童剧化的另一大恶果是整个Masonic initiation ceremony 都显得十分滑稽,这事儿明明很严肃的好不好,莫扎特本人也是Mason呀_:(´ཀ`」 ∠):_当时忍住了(主要是因为懒)没吐槽,没想到这回的Carmen还能在自作聪明的路上走得更远。

啊,对了,说到斗牛士,还有一件事令人不吐不快。Van Horn站在桌子上唱Toreador Song的时候本来唱得挺好,导演非要安排几十号人围着桌子转圈圈,简直蠢得没边了……总之不管这个导演是拿了Tony Award、Olivier Award、Emmy Award还是干脆全拿了(which he did),麻烦他带着他那套百老汇的把戏有多远滚多远吧(。

评论

热度(1)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