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以后得记住,trap door theatre的戏再也别去看了,这种风格看两次已经审美疲劳了。上次去看The Duchess of Malfi,还以为搞这种群魔乱舞式表演是因为原作本来就是一出重口猎奇向Jacobean drama, 没想到演起拉辛来也是同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客观地说昨晚这场Phèdre也不是没有亮点的,在一些角色沉浸于他们的激情之中的时候,其余角色像橱窗里的假人一样地站在舞台边上的窗格里围观并且做出各种表示惊叹的姿态动作,好像被他们自己的言行雷到了一样,这个编排就很聪明,很讽刺。如果我能够认同导演对最核心的问题——Phèdre的agency——的理解的话应该会觉得挺有趣的,但这方面果然还是无法苟同。我真的不认为Phèdre是完全被本我主宰的,也不觉得她(和Hippolytus,还有Aricia)在激情面前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抛弃了理性。

等等,作为一个挺不待见拉辛那堆“新古典”戏的古典戏剧粉,我为什么要这么真情实感地计较Phèdre被如何演绎,说好的“反正欧里庇得斯甩他三条街”呢……

评论

热度(2)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