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2016读书记录

今年的阅读数量和去年一样是72本。准确地说,去年是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才读完了第72本,今年没到十一月二十日就已经结束了第71本。我想这不太对头,今年可没有比去年勤快多少,效率差这么远很显然是因为今年没怎么重读旧书。

倒不是不想重读,平时也没少念叨着要重读这个复习那个,只是常常一本新书还没看完就又想开始读另一本,旧书就总也排不上日程表了。小时候是很喜欢重读的,一本书读个五六遍是常有的事。长大以后越来越贪心,这个习惯就渐渐消失了。可很多书不重读还是很可惜的,所以剩下的时间就打算用在重读上了。既然书单不会有变化,现在就可以做记录了。


今年的心头好top 10(排名不分先后)

John Waller, The Dancing Plague

1518年七月的暑热中,Troffea太太走到街上,跳起了舞。她的身边没有乐声,她的脸上没有喜色,谁也不知道她为何而舞。太阳落山,连续着魔一样地跳了许久的她终于筋疲力尽,陷入昏睡之中。几小时后她醒过来,站起了又开始跳舞。您可以想象这种场景一定是会引人围观的,这个德国城市中的贵族与平民都被吸引来了。几天后,超过三十人走上街头,跳着疯狂的舞,脚跟流血也不停歇。很快市民们发现这成了一种在围观者中快速扩散的传染病,两个月内大约四百人陷入了同样的狂热状态。在高峰期,平均每天就有十五人死于舞蹈不休带来的疲惫。事件结束时,死亡人数可能已有一百人。

这不是小说,是真实的历史。这本书讲的就是这段历史和作者认为可能造成了这起事件的几个因素。具体不多说了,说来话太长。我觉得分析得水平还行,但也没什么突出的深刻见解。挺可惜的,因为故事本身太有意思了。但也正因为故事本身太有意思了,即使分析的部分略拖后腿,这也还是我今年卖安利次数最多的一本书。


米格尔·德·乌纳穆诺,《殉教者圣曼奴埃尔·布埃诺》

今年的一大惊喜是发现了乌纳穆诺,这意义不亚于去年发现皮兰德娄(。这本收录了四个短篇小说,书名用的是第一篇的标题,这篇讲的是一个小村庄中的神父的故事。这个神父早已不信主了,但还是深爱着他的教民,终其一生尽职尽责地给当地教民提供他们需要的spiritual guidance,村里人都觉得他是个圣人。总而言之就是个存在主义寓言,似乎还是Kierkegaardian款的。单凭这还没什么好惊喜的,真正的惊喜之处在于开头起得不低,后面竟然还越来越高了。四个短篇一篇比一篇强,特别喜欢第四篇《一个爱情的故事》。


莱蒙托夫,《当代英雄》

对于这种只能用艺术品来形容的小说我还能说什么……对结构的设置、对节奏的掌控、对人物的刻画、对语言的使用和对时代思潮的把握都很完美。遗憾的是作者英年早逝了,没留下更多这样的作品。


E.T.A. 霍夫曼,《魔鬼的迷魂汤》

这是一个包含了修道院,魔鬼的诱惑,doppelganger,damsel in distress等要素的故事。换而言之,这是本歌特小说。我太爱十九世纪歌特小说了!去掉歌特两字这话也还成立,但对歌特小说会爱得深沉一些吧(。霍夫曼比一般的歌特还要有趣得多,他写怪诞的东西特别拿手,特别有想象力(虽然这本算是借别人的梗


Peirre Choderlos de Laclos,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这书名气这么大还用介绍吗(用的话请去看小白给上海译文2011版写的导读,难得中译本里出了篇我觉得很不错的原创导读。这本书我买的是Barnes & Noble Classics的,边看边吐槽你这版的英语怎么这么archaic,后来发现他们用的是一个十九世纪英国颓废派诗人的翻译。唉,Vicomte de Valmont和Marquise de Merteuil最后的决裂太伤我心了,我很萌他们俩一开头那种相处模式的。


米歇尔·图尔尼埃,《礼拜五或太平洋上的灵薄狱》

他人是地狱,而我是一座孤岛。

目前不打算评价这本书,过几年再说吧。


陈苏镇,《〈春秋〉与“汉道”》

今年中国书看得比去年多些,但心头好也只有这么一本。两汉经学理论和政策实践这两个领域的互动这本身就是个很有意思的题材,感觉作者的学问做得也挺扎实细致的。缺点是虎头蛇尾得比较明显,而且据说创见不足(我作为一个连《春秋》三传都不太熟悉的外行人硬着头皮看下来倒是觉得还挺满足的,门道就留给史学圈的人看吧。


兰佩杜萨,《豹》

按理说这种讲“一个在时代转变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衰落的贵族世家在衰落面前表现出了尊严、责任心和荣誉感”的书在中国读者中应该挺吃香的,然而看过的人貌似不太多都怪出版社不会营销不仅题材讨喜,书本身也写得挺漂亮的。明明是挺感伤的故事,却写得平静从容,还带了点幽默感。只是后头附的几个短篇除了《莉海娅》都鸡肋了些,影响观感。


特罗洛普,《如今世道》

今年最喜欢的小说。特罗洛普的文风特别土,很好看、很亲民、能让人像看八卦一样地看得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土。他要是生在今天,作品会被改编成老少咸宜的八点档热播电视剧的。啊,真懊悔小学时候没去看他的书,不然我现在就可以宣布我爱他十几年了。一个作家怎么能够把某几个阶层的浅薄庸俗、趋炎附势之处看得如此透彻,讽刺得如此犀利,却又对他们留着一线近似于睿智的温情呢?


Ernst Cassirer, Language and Myth

虽然说了排名不分先后,但这本是第一。Cassirer关于语言与神话的共同起源和互相作用的理论太迷人了,我生平第一次产生了一种他说得太妙我已经无法产生认同感了的心情,只觉得不可思议,竟然有人能在这样的层面上做出这样的思考,然后把这一切塞进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里。对Cassirer羡慕得快要死掉了,想知道以他的眼光来看世界会是什么心情。如美亚某书评所说,这是a revelation in 99 pages。就不强行概括内容了,总之去看吧,去看吧,去看吧。


——————————————————————————————

最后补上一个遗珠,塞林格老师的Raise High the Roof Beam, Carpenters。没有把它选进前十的唯一原因是它和Seymour: An Introduction被塞进了同一本书,而我对后者有些失望。

评论(13)

热度(138)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