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在看老师的论文outline,突然想起了他说过的一个故事。大约五十年前吧,我的老师在耶鲁法学院读书。他有一门课的教授是个老派的南方人,要讲究旧式风度的那种。某天课上这个教授点了个女生答问题。法学院的点名答问题大多是cold call。学生突然被点名要求解释一个五六十页的案子里的细节,自然是常常要答不上来的,大家都怕得很。那天被点到的女生刚好就没答出来。

学生答不上来的时候,仁慈一点的老师一般就问有没有人知道答案,让别人来回答了。严苛一些的老师会引导学生去回答,难的不会就从简单一点的问起,一直问到你能勉强说出个子丑寅卯为止。可那老教授见到那个女生答不出来,居然立刻就很真诚地向她道歉了,说“很抱歉,我不应该点女生答问题的”。我的老师当时也在那个班里,对这事儿印象特别深刻。

几十年后他又见到当年那个女生,他说“我当年和你一起上过XX课的”,对方马上就问“你还记不记得我被点名那次的事”。他点点头。那时他才知道那个女生毕业后这些年来始终在从事女权方面的工作,似乎还挺成功的。

评论

热度(4)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