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找一点资料翻出了上过的一门seminar的syllabus,在optional reading里发现了一篇Amartya Sen在90年发的谈一些亚洲国家的性别比失常问题的文章,谈中国的部分里有几个点挺有趣的。虽然是旧文,不过看在作者是学界大牛的份上,多少还是可以参考一下吧。

Sen先说“It is a country with a traditional bias against women, but after the revolution the Chinese leaders did pay considerable attention to reducing inequality between men and women”(联系上下文,他说的revolution应该是指本朝建国),然后说国民平均预期寿命在50年是四十出头,到了79年已经提升到了六十后段,而且女性的预期寿命高于男性。但79年后虽然由于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得比之前好了,国民死亡率反而提高了,女性的生存情况也变差了,预期寿命又低于男性了,性别比例也恶化了。

他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有三个因素。

第一是独生子女政策(以及性别偏好)。这个已经众所周知了,没什么好说的,有意思的是后两条。

第二是从人民公社变成承包责任制以后农村的公共卫生医疗条件变差了。公社制可能对农业生产没什么好处,但它支撑了农村地区的医疗服务。我这一代(除了一些左派朋友们之外的)大多数人应该不觉得公社制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吧,但公社所曾经支撑过的农村医疗体系能够被Sen用innovative and extensive来形容,而随着公社的消失,这种体系解体了。和独生子女政策一样,表面上看这对男女的影响都是一样的,但因为广泛存在的性别偏好,女性遭殃得更严重。

第三是承包责任制减少了女性在农业生产中的recognized gainful employment,而家务劳动的价值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不太被承认的。于是在新的体系内,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就降低了。本来女性在其他领域寻求工作机会可以适度减轻这个问题,但由于社保也被削弱了,养老问题变得更需要担忧。而养老问题是造成性别偏好的一个重要因素(养儿防老嘛),于是……就这样了。

这还不是全部。在Sen用这三个因素来解释问题之前,他先提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最近(在90年的最近)的中国领导人整体上已经在减少对性别平等的强调了。脚注标的是See Margery Wolf, Revolution Postponed: Women in Contemporary Chin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那么按照成书时间推断,估计得是从80年代初开始的了。他认为这一点虽然也很重要但无法解释问题,不过这件事本身还是挺发人深思的吧。

评论(4)

热度(103)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