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个认识的教授发了封邮件过来说最近本地的联邦法院在审一个非法性交易大案,明天证人们会出庭作证,会有专家证人解释为什么这类案件中的妓女会愿意去跟陌生人上床并把拿到的钱交给组织者,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听。

我一直以为非法性交易主要是黑帮或者专门的犯罪组织搞的,受害人是受暴力胁迫不得不从。不用暴力胁迫的估计也有,但我想那种应该是皮条客作为中介收取部分佣金。但如果是我想的那样的话,好像就没有找专家出庭解释的必要。听教授的口气,实际情况似乎是存在“受害人在至少不完全是由于受到暴力胁迫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卖淫所得全部上交给组织者”的现象,这就很有意思了,于是出于好奇心第二天去了法院。

听了一个早上几个FBI探员讲他们如何追查到嫌疑犯,就是那种电视剧里常见的我们找到了他的房子,在床底搜出了一台电脑和一堆珠宝首饰,从电脑里破解出了他的电邮地址和曾经连接过这台电脑的30部手机的备份文件,接着找到了他的脸书和ins账号(以及和他互动了的若干受害人的账号),又发现了另一处房产,又是上门搜查的剧情。

到了下午,专家证人终于到了,也是FBI的人,专攻非法性交易十几年,从别的州专程飞过来的,对案情一无所知,只回答关于这个行当的一般知识的问题。据他说,性交易算是个地下产业,圈内有各种各样的黑话和行规。有两种pimp,一种在黑话里叫gorilla pimp(也有可能是guerilla pimp,我不确定他说的是哪个词),靠暴力来控制受害人,一种叫finesse pimp,主要是靠精神控制。当然还有不少是介于两者之间,两种手段都会用的。因为这个案子里的嫌疑犯属于(会不时使用暴力的)finesse pimp,所以后来对专家的提问就主要是针对这个类型了。

一个pimp手里掌握的妓女叫做他的stable(马厩)。finesse pimp手里的妓女都是忽悠来的,不是我以为的那样是拐来买来的。而且基本上是单打独斗,顶多有几个狐朋狗友帮帮忙,不是那种组织性很强的大型团伙犯罪。一个人时间精力能力都有限,忽悠不了多少人,所以其实马厩的规模没我想象中那么大。这个案子算大案了,听完全部证言以后我印象中也就列举了五个受害人吧。所以对pimp来说,每个妓女都是宝贵的资产。他们会在妓女身上纹上自己的名字作为标记,这样她们出门时圈内人看到就知道这是谁的人。不受pimp控制的妓女在黑话里叫renegade,没有纹身的话其他pimp看到就知道可以去捕猎了。

一个马厩之中往往会有一个最受信任的妓女作为pimp的副手管理一些日常事务,但最终决定权永远是在pimp手里的。这个副手在黑话里叫bottom。马厩中为了争夺pimp的宠信会上演各种厩斗大戏,非常抓马(很不幸,专家没有举例细讲到底是什么样的抓马)。但即使是争到了bottom的位子,本质上还是被奴役,pimp稍有不满也会处罚bottom。而且因为bottom算是马厩里地位最高的那一个(为什么地位最高的那个要叫bottom而不叫top我真的不懂……),打她还能起到警示其他人的效果,让她们明白即使是bottom,不守规矩也要挨打。

通常来说,几种人比较容易被pimp忽悠来当妓女:自尊心很低的人,童年时期遭遇过家庭暴力或者性侵的人,毒品或者酒精成瘾的人。pimp会花式赞美她们,让她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欣赏和重视。很多受害人一开始会认为自己是在跟pimp谈恋爱,有些甚至到最后都是这样想的。此外pimp还会许诺给这些人她们最想要的一些事物,比如说这个案子里就有一个受害人想要争取到双胞胎女儿的抚养权,又请不起律师,pimp就忽悠她说我们一起工作吧,我可以帮你找律师。

把受害人忽悠来以后,pimp会用各种手段让她们变得更好忽悠。pimp会反复给她们灌输“你除了妓女之外什么都不是”以打击她们的自尊,会想办法让受害人离开自己的故乡或是与家人朋友断绝联系,使她们就与外界疏离,只能依靠他/她,当然还会时不时给一点甜头。总之每个pimp都是控制人的高手,因此很多受害人不仅出于害怕失去与pimp之间的关系而留下,而且不愿意指证他们的罪行,办这种案子很困难。专家证人说他甚至见过一个受害人在pimp坐牢后还坚持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还有受害人说没了pimp都不知道如何呼吸。

但不论受害人抱有什么样的幻想,pimp中最流行的格言是MOB,本案嫌疑犯就有MOB纹身和MOB指环,而MOB的意思就是Money Over Bitches。(不要指望你在美国大街上遇到一个pimp能通过纹身辨认他的身份了,首先人家不一定露出来,其次本案嫌疑犯一身都是纹身,就算露出来,不仔细找也根本注意不到……

辩护律师:你怎么知道MOB一定就是Money Over Bitches?说不定人家是指Man Of Business呢?

专家证人:呃,我反正没见过身上纹MOB来表示Man Of Business的。

专家证人还讲了蛮多其余的黑话行规,比如嫖客在黑话里叫John之类的,时间有限就不一一写下来了。接着控方传受害人出庭作证,我才发现他们只找到了一个肯作证的受害人,而且辩护律师质询证人的时候还指出了这个证人肯跟FBI合作是因为她身上原先就背了个协助抢劫罪,是在假释期间认识嫌疑犯的,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回牢里了,没人给她交保释金,熬不下去了才主动找FBI帮忙的。其余的受害人一个也没有出庭,看来专家说这种案子难办是真的。不过也还好没有其余受害人了,就这一个当庭交叉询问了七个小时,加上前头的证人总共十几个小时了,再召一个我真的听不下去了……真实的法庭交叉询问比电视剧里拍的要问得细致多了,中间有一个FBI探员甚至被要求向陪审团解释一下facebook和instagram是什么,照这个问法拍是绝没有观众想看的。

受害人说她认识嫌疑犯是因为被人拉去他家里的party,当时觉得他是个smooth talker,好像总是知道说什么是最合适的。她回家后,他发短信给她说you need a real boss in your life。她很快就跟他谈恋爱了,搬进了他的别墅,在他的安排下开始当妓女,在网上发照片和电话打小广告,从她的角度来说主要是为了追求financial security。他说她打理不好自己挣的钱,她就把钱都交给他保管了。她后来私藏过一次嫖资,被他打了。

他不喜欢她的家人,她就换了个facebook账号,新号不加家人。他没有禁止她跟他们联系,但每次她去看望家人时间长了一点就反复质问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是不是在谋划什么(他好像总是认为她在谋划什么,怀疑她想毁了他的一切)。她家人知道她在做什么,但她是个成年人了,也就不管她的事。他还很快给她换了台手机,新手机不设密码,他可以随时查看。他的别墅里有安保装置和摄像头,他不在家的时候就会开启安保系统,有时候还会截图发给她说我看得到你在做什么。她没有安保系统的密码,想洗个澡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后来他又拉了好几个来,其中有人待了一阵子就逃了,走得干脆彻底(就是那个想争抚养权的母亲),找不到人就没下文了。她也逃过,嫌疑犯打电话叫她回来取行李她就回来了,回来以后被打了,又留下来了。他平时也时不时会打她,但会带她去旅行,还说她是他的team里的queen。所有的受害人身上都纹了他中间名的首字母B,其余人入伙以后他在她的B字纹身头上又纹了个王冠,以表示她的特殊地位。

听上去还真是教科书一样的案例……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就是辩护律师抓住不放的那个问题:她说她后来已经不愿意再做下去了,不愿意再把钱给他了,那她为什么不逃走?她逃了又为什么还要回来?很显然她逃走了也不会没活路,她也见到过别人是怎么逃的了,完全可以照办,她却一直不下决心逃。她始终没有解释清楚她的心理,被问到为什么不逃的时候只说那段时间跟他的关系正好还行,觉得没必要走,被问为什么要回来的时候说当时觉得回来拿行李不会出问题。听上去很像借口,因为实在是很难想象她回来的时候会觉得嫌疑犯肯这么简单地放她走吧。

辩方的观点是她是自愿的,但很显然这里头存在精神操控的因素。专家证人出庭的时候,辩护律师问过如果妓女是自愿的,那嫌疑犯是否还能算是pimp这个问题。专家证人说要看情况,这是个哲学问题,他认为在存在精神操控的情况下没有自由意志可言,当然也就谈不上自愿。

这确实是个哲学问题,但我们姑且略过自由意志是否存在这个历史悠久的问题不谈,先假定它存在吧,即使自由意志真的存在,人有多少决定是出于自由意志呢?如果说在存在精神操控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都不能算是出于自由意志,这打击面就很广了。比如说呢,用最简单的形式概括一下消费主义社会的运行方式的话,那就是广告营销(和其余的宣传机器)每天以各种形式向全社会灌输所谓“人应该追求生活品质”的买买买价值观,人为了买买买就得拼命工作(和做很多原本不会想做的事),给资本干活挣钱,挣到的钱拿来买那些广告营销告诉你你应该买(但你本来可能用不着)的东西,又给资本上供,最后自我感觉是在努力奋斗,享受有品质的生活。这能算是受到了精神操控吗?要开除这种人生选择的自由意志籍的话,一下子世界上一大半人的生活方式恐怕都可以说不是出于自愿了。

严格地说的话生活中可以称为操控的现象多得很,沾了操控的就都给开除干净了的话也不知还能剩下多少。再扩大一下打击面的话,如果存在精神操控的情况下都不能算是自由意志,那受到一时情绪影响的情况下呢?早几天刚为了这个问题diss过一次当代新兴(其实也不是很新的)宗教,再讲也没什么意思了,就这样吧。总之呢,不知道是否存在、即使存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现一次身的东西被捧得这么高,还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评论(10)

热度(141)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