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好总结的,但就是忍不住要跟个风

这样说听上去可能很老生常谈,这一年最大的变化大概是对“每一种思想背后都存在某些假设”这一点的感受变深了。之前虽然也知道有这么回事,但这种认知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易地被触发。说起来真是很对不住我的教授们,大一就被耳提面命“be aware of the assumptions”了,快八年了才算是开了窍。

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学问上的长进。只有在了解了一些价值观形成的历史背景之后,才会在看到人们理所当然地接受它们的时候强烈地意识到在历史上并不是一直如此的,今天的人们会接受它们是存在某一些原因的,它们的正确性是建立在某些假设的基础上的,而这些假设归根结底往往不是无法被证实的,就是仅仅在特定的社会条件下才成立的。泛泛而谈的话很简单吧,但如果不是具体地知道了那些假设是什么,它们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开始被广泛地接受的,确实很难随时自动自发地进入这种思考。

另一个原因是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践踏了我的价值观的事情。对于这些事情会被做出来并且还有人为之摇旗呐喊,一开始是震惊,然后就忍不住要想他们是怎么想的了。更有意思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认为他们是错的呢?追根溯源的话,就会发现那些我一向认为是值得追求的事物也并没有一直被认为是值得追求的,我的想法也是建立在某些假设的基础上的,而这些假设很难被证明。之所以要说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就是因为如果不直接断言这都是不言而喻的真理,就会陷入复杂而没有结果的讨论。

所以在大家都在坚持发声并且强调在这个大环境下发声的意义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的的确确就是个没药救的废柴了。如果要说服别人“XX是好的,某些做法践踏了XX,所以它们是错误的”,首先大约需要一点信念,而我所不具备的就是这种信念。光是“如何定义XX”,“为什么说XX是好的”和“这些做法是否真的践踏了XX”这一类的问题就足够让我所有的信念窒息了。

纠结太多于是什么也做不了这个毛病倒也不是今天才形成的,要找借口的话我甚至可以说我受到的所有学术训练都在把我往这个方向推。想了很久要不要改,要改的话应该怎么改,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

两年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投票五比四通过保障同性婚姻权的判决的时候,社交网络上一片庆祝,到处在转投赞成票的五位大法官写的多数派意见的片段。我当然是支持同性婚姻权的,但对于这个判决我的关注点不在支持的那五票上,而是在反对的那四票上。

具体解释一下反对派的意见的话,那就是最高法院作为司法部门只有释法的权力,没有立法的权力。因此最高法院只能保障宪法本来就保障了的权利,而不能够划立新的权利。宪法确实保障了婚姻权,但同性婚姻权不应该算在宪法保障的范围内,因为同性婚姻超出了传统上对婚姻的定义。为什么法定权利的范围划定要参考历史与传统呢?因为如果法官们自由地决定一种权利的范围,那他们就越权了。既然他们并不是在制定法律,只是在解读别人制定的法律而已,他们就必须去考虑制定这些法律的人的本意,去考虑当立法者说人民有XX权利的时候,那指的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权利。在历史与传统中,婚姻的核心定义是指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所以宪法所保障的也就是这样做的权利。同性婚姻权是一种崭新的权利,要保障它的话首先应该通过立法程序建立起这种权利。

我认为这样说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说的好像历史与传统是什么清楚明了的东西一样。可是我们的历史如此复杂,有些事情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起因是什么,在多大的层面上具有影响,这些问题往往难以回答。各种各样的传统也都有过,任何一种观点基本上都能找到某些传统作为支持。如果要用历史与传统来限制司法解释的话,首先必须定义历史与传统。谁来定义呢?怎么定义呢?

即使不说传统的多样性,在谈论同一种传统的时候也会有不同的定义方法。为什么婚姻的核心定义就是指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而不是两个人的结合呢?当然还有一夫多妻制,不过这种细枝末节我们可以暂且不提。传统上的婚姻往往不只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而且是以男主外女主内为形式的结合。那为什么男主外女主内就不能算在婚姻的核心定义的范围内呢?不去划线的话就没法明确定义,可是谁来划这条线呢?如果是由法官按照自己的看法来划的话,那还谈什么限制呢?这不就是给自己的观念套上历史与传统的外衣么?

当时把这些质疑对一个学姐说了,学姐说你说的没错,可是如果不能用历史与传统来限制司法解释,又应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如果找不出些什么来限制的话,最高法院的权力就大得太可怕了,九个非民选的法官就可以自由地决定宪法赋予人民的都是些什么权利。连九个都不用,凑够五票就足够了,这多吓人。但要是历史与传统不能限制,那什么行呢?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几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还是这样,可能还更严重了。看别人的观点觉得那站不住脚,但要是自己试着提出什么,马上也会发现这也站不住脚。分析来分析去,对什么都没有了笃信之心,结果不仅没法行动,连倡导都做不到。于是在花了太多的时间反躬自省后,我宣布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但整天审视个没完也会造成很多问题。不仅没有建设性,而且可以说是病态的自恋的表现了。但为了自省过多这种事而自我反省也是于事无补的,是吧?

评论(2)

热度(41)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