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貌似一年一度的炸药文学奖人选讨论又来了,先准备一个谈论姿势模板……

1,请大家跟我一起买肯尼亚作家Ngugi Wa Thiong'o。非洲作家上一次拿奖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又是公认的配得上一个诺奖。近几年在赔率榜上一直排得很高,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安全的选择。去年发给Dylan,今年多半不会再选什么一看就很争议的人选了。重点是我觉得Wizard of the Crow真的很好看。

2,当然Adunis也一直在赔率榜上排得很高,但是他已经被提名三十年了,到现在还没拿多半是没戏了。再说他是个诗人,11年的Tranströmer和去年的Dylan都算是诗人吧,再发给诗人频率也太高了一点。Ko Un同理(

3,听说Ismail Kadare也挺有希望,国内有好几家出版社这几年都把宝押在他身上,连着出了好些他的书。可虽然不能说他写的不好,但我真的看不下去,还是请会欣赏的来谈吧。

4,去年给了Dylan,几年内基本上不可能再选美国人了。不过如果谈话对象希望Pynchon拿奖的话我还是可以礼节性支持并表示学院不给他奖唯一的合理原因就是他很有可能不会来领奖的……但一定要谈Harold Bloom的美国四大的话(如果你想谈美国有希望拿诺奖的作家的话一般话题就围绕着这四个了,最多再加上几个其他的),我们还是来聊Roth吧,起码他的书我看得懂(

5,现在开始看Knausgård还来得及吧,虽然他太年轻了,近期不太可能拿奖,但好像大家都觉得他迟早要拿的……而且这位自从被引进美国可以说非常时髦了,感觉到现在还没去看My Struggle系列的我很落伍,可我就是不爱看自传体小说啊(

6,除了没那么年轻以外,上一条的第一句基本可以套用到Knausgård的挪威老乡Jon Fosse身上。

7,村上一辈子不得奖不奇怪,哪一年得奖也都不奇怪。不要扯什么他写来写去都一样,而且写得缺乏日本民族特色之类的啦,难道当年的大江写得就很日本么?至于其他的一些说法,在去年Dylan拿奖以后就更是笑话了。

8,比起现在的作家我更关心过去的,所以我最期待的不是今年谁拿奖,而是明年初解密的1967年shortlist。每年第一轮提名会送进去一堆人选(五十年前是七八十,现在听说已经有两百了),委员会在审核后会选出不超过五个作家进入最终推荐名单,最后再由瑞典皇家学院从这个名单中选出获奖人。提名的保密期是五十年,所以目前公布的最后一期是66年的。当时的最终推荐名单是川端、奥登、(我心爱的)Graham Greene和一组双黄蛋提名Shmuel Joseph Agnon and Nelly Sachs,最后学院选了双黄蛋。奥登到死都没拿过诺奖我觉得也没什么,这种事不能损他一分。可是今年初公布的资料说当时委员会认为奥登还值得提名,但the time in which Auden's poetry was considered pioneering had passed,这就很可笑了。

9,上世纪四十年代获奖的里有黑塞、纪德、T. S. Eliot、福克纳和罗素,五十年代有丘吉尔、海明威和加缪,六十年代有斯坦贝克、萨特、川端和贝克特,当今的获奖人里有多少是几十年后还随时能跟人聊的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评论(6)

热度(24)

© 戯作三昧|Powered by LOFTER